會員招募1000_80 (3)

脱貧摘帽不是終點,中國怎樣向鄉村振興過渡?

2021-02-25 14:06   中國新聞網 投搞 打印 收藏

0

脱貧摘帽不是終點,而是新徵程的起點。去年全國兩會期間,政府工作報告明確提出:接續推進脱貧與鄉村振興有效銜接,全力讓脱貧羣眾邁向富裕。將脱貧攻堅融入鄉村振興,將脱貧成果對接鄉村發展……眾多建議、提案也被代表委員帶進了“議事廳”。

(兩會前瞻)脱貧摘帽不是終點,中國怎樣向鄉村振興過渡?

中新社北京2月25日電 題:脱貧摘帽不是終點,中國怎樣向鄉村振興過渡?

中新社記者 夏賓

中國1978年啓動改革開放時,貧困人口數量約為7.7億人;如今“十三五”收官,現行標準下中國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脱貧,832個貧困縣全部摘帽,歷史性地擺脱了絕對貧困,創造了人類減貧史上的奇蹟。

脱貧摘帽不是終點,而是新徵程的起點。去年全國兩會期間,政府工作報告明確提出:接續推進脱貧與鄉村振興有效銜接,全力讓脱貧羣眾邁向富裕。將脱貧攻堅融入鄉村振興,將脱貧成果對接鄉村發展……眾多建議、提案也被代表委員帶進了“議事廳”。

今年兩會召開在即,從脱貧攻堅勝利的“倒計時”到全面推進鄉村振興的“進行時”,中國工作重心的轉向路線正逐漸明晰。

北京師範大學中國扶貧研究院院長張琦直言,總體上看,通過脱貧攻堅實現脱貧摘帽和實施鄉村振興的目的,均是縮小城鄉發展差距,從而實現共同富裕的奮鬥目標。實現貧困地區脱貧摘帽是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基礎和前提,鄉村振興戰略則為脱貧摘帽更加穩定、脱貧攻堅戰果更加持久提供了保證。

中共十九屆五中全會提出“十四五”工作任務,其中包括實現鞏固拓展脱貧攻堅成果同鄉村振興有效銜接;2021年中央一號文件更進一步,設置鞏固拓展脱貧攻堅成果同鄉村振興有效銜接的5年過渡期。

在今年全國兩會召開前夕,《求是》雜誌刊發的《人類減貧史上的偉大奇蹟》引發關注,其署名作者為“中共國家鄉村振興局黨組”,這一新機構的首次亮相釋放重大信號,官方已在從制度層面落實脱貧攻堅與鄉村振興的有效銜接。

就在2月25日,全國脱貧攻堅總結表彰大會在人民大會堂舉行。國家鄉村振興局也將正式“接棒”,在脱貧攻堅取得勝利後,全面推進鄉村振興。

中國如何確保脱貧攻堅向鄉村振興平穩過渡?外界期待從此次兩會中尋找答案,而從目前已公佈的政策文件和學者分析來看,平穩過渡至少要從三方面共同發力。

鞏固脱貧成果,為平穩過渡“夯實地基”。脱貧是動態工作,低收入農户在脱貧後有可能因主客觀原因而返貧,尤其在後期摘帽的深度貧困地區,諸多方面較為薄弱,鞏固脱貧成果並織牢防止返貧的一張網顯得極為重要。

中國人民大學農業與農村發展學院副院長鄭風田表示,不少貧困縣脱貧後,若後續政策落實沒跟上,可能會返貧,這就需要在過渡期內保持政策穩定性,“脱貧不脱政策”才能鞏固好現有脱貧成果,這是全面推進鄉村振興的一塊“壓艙石”。

拓展脱貧成果,為平穩過渡“添磚加瓦”。鄉村振興着眼於所有農民和行政村的發展,其目標指向農業強、農村美、農民富的全面實現,而拓展脱貧成果可拉近脱貧攻堅工作與鄉村振興戰略的距離。

農業農村部鄉村振興專家諮詢委員會委員尹成傑認為,要進一步接續和拓展產業扶貧、教育扶貧、科技扶貧、消費扶貧、電商扶貧等行之有效的扶貧業態和模式,並使之常態化、制度化。

建立銜接機制,為平穩過渡“搭橋鋪路”。全面實施鄉村振興要加強頂層設計,而脱貧攻堅積累了多年的“實戰經驗”,其驗證成功的模式、政策若能與鄉村振興有效銜接,將使得過渡期更為平穩順暢。

中國人民大學中國扶貧研究院院長汪三貴指出,有效銜接需要建立健全體制機制,脱貧攻堅中的政策扶持、產業發展、人才培養、鄉村治理、組織領導等方面的“智慧”都可考慮在鄉村振興中繼續發揮作用。

兩會召開在即,今年政府工作報告對脱貧攻堅與鄉村振興有何新表述?來自鄉村的代表委員又會帶來哪些一線聲音?這些問題即將得到解答。(完)


  • 微博推薦